Blog

章府最強的成家噸遇到了餘姚,慘敗下來,還有一個李明山遇到了鄭珊也是輸的一塌塗地,轉眼間章府只剩下昊天一個獨苗苗,章老此時看清了其他三家選手的修爲,不由的擔心起來。

“昊天,他們有歸道鏡巔峯選手,你能打就打,不能打就算了,也不在乎這一屆的冠軍!”章老灰心的對昊天說。

“章老不要擔心,這個我早就知道,我說了幫你拿到冠軍就一定會拿到的,這些人小菜一碟!”昊天依然用平淡的語氣回答章老。

“我真的看不懂你,希望如此吧!”看着昊天認爲拿冠軍是小事一樁的態度,章老也不好再說什麼。

過一個時辰,進入八強選手終於產生了,章府;古月昊天。高府;高秀,諸暨。趙崗。陸府。陸靈,餘姚。洪府;洪奇,鄭珊。

“各位選手休息一個時辰,再進行第三輪比賽!”主持裁判一聲號令,四大家族都出場,吃飯的吃飯,休息的休息,此時已到中午。

“請八位選手上臺抽籤!”主持裁判的一句話,風風火火的比賽又開始了,昊天上臺抽到了七號籤,此時場地也改變了一下,本來千米見方的場地,此時變成了2千米見方,下午的賽事的檔次明顯的比上午提升了很多。

“魄道鏡,上午你偷襲我妹妹成功,這次我定不輕饒你!”在昊天朝七號場地走去的時候,陸靈在後面對他唧唧歪歪的。

第一寵婚:總裁的心肝寶貝兒 !“哈哈!魄道鏡嚇到不敢說話了,這麼膽小爲什麼要參加比賽?”陸靈看昊天不說話就上前攔着昊天。

“你和我說話嗎?我的名字不叫魄道鏡,我叫古月昊天!”昊天一板一眼正正經經的看着陸靈。

“一樣!一樣!”陸靈鄙視的看着昊天。

“知道了!”昊天說着朝前走去!

“你知道了什麼?”這次陸靈倒有點納悶了。

“你不是說你和你妹妹一樣一樣的嗎!”昊天又是一本正經的回答他。

旁邊一個賽場上面的高秀和洪奇,也是和昊天與陸靈一起同行過來的,洪奇聽到昊天和陸靈的對話,看着陸靈問昊天時的樣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就連冷傲高傲的高秀,眉腳挑了幾跳,終究是忍住了沒有笑起來,不過看樣子憋得也很難受。

陸靈這是發現了才自己的囧態,“我不和你貧嘴,到時要死的難看!”沒想到他比昊天還先邁入了比武場地。

“各位選手比武開始!”主持裁判一句響亮的話語發去,大家齊刷刷的看着昊天的比武賽場,上午沒有看清楚昊天的猛虎是怎麼來的,這幫人足足憋了一箇中午,可想而知他們憋得不好受。

昊天也不客氣,只見他大喊一聲;“單魄成仙!”一隻8米高的猛虎咆哮而去,震動的大家兩耳嗡嗡。

“上午爲什麼沒有聽到這個小子發去這麼大的聲音,原來這個小子還會作秀!”一些人埋怨的說道:

不是上午沒有發生這麼大的聲音,是上午比賽的太多了,大家沒有留意,這個不能怪昊天!只見猛虎朝陸靈衝去。

“來得好!”陸靈說了一句,真氣凝成的大刀硬是鏡猛虎給劈的四分五裂,不過大刀的能量也消耗殆盡。

“一樣一樣!雙魄成仙!”一隻9米高的猛虎朝陸靈衝去!

“不好!看法器!”陸靈沒想到昊天的猛虎還會升級,他趕忙抄起天階法器大砍刀朝猛虎砍來,猛虎撞到法器上面,被擊得四分五裂。

“好,一樣一樣!雙魄成仙幻化千軍!”十隻八米高的猛虎撲向陸靈,可想而知,陸靈和陸鳳一樣一樣的舉手投降。

“我說了是一樣一樣吧!”看着躺在地上的陸靈,昊天憨厚的,認真說了一句。

“哈哈!笑死我了!”隔壁場上的高秀和洪奇竟然沒有比武,他們就停下看昊天和陸靈比賽,見此結果洪奇是笑的前仰後合,這次高傲冷酷的高秀實在忍不住了,臉上露去扭曲的難以形容的笑容,當昊天扭過頭看他們時,高秀急速的將頭扭像另一方,生怕昊天看到了她臉上那彆扭的笑容。 二零六章:美女該多笑笑

“古月昊天勝去!”終結了這個一樣一樣的比賽,昊天來到章府的休息區域,此時場上的比賽打得如火如荼,趙崗對上了餘姚,諸暨對上了鄭珊,高秀對上了洪奇。

趙崗雖然是歸道鏡初級修爲,但畢竟是剛剛邁入這個境界的,面對歸道鏡巔峯的餘姚沒有支持多久,就敗下陣來,諸暨面對鄭珊也是遊刃有餘,也沒有使勁全力,鄭珊倒是累的氣喘吁吁,硬是支持了半個時辰,才舉手投降。

洪奇面對白秀,雖然洪奇真正的修爲是歸道鏡初級,而高秀是歸道鏡中級,相戰之下,洪奇竟一時半會不落下風,只見高秀芊芊玉手伸去幻化成千影,如一陣狂風海浪衝向洪奇,洪奇真氣凝起的兩把大刀,好像船的雙槳劈風破浪,駕駛一艘小船,行駛在狂風駭浪之中,雖然有時被巨浪拋起,卻總是有驚無險的躲開。

看到高秀一個弱女子能施展這等攻擊力,昊天也暗暗的點了點頭,那怪此女子這麼驕傲,年齡也只有18-9歲,達到歸道鏡中級,在這裏的年輕人數她的修爲最高。

“百步穿楊!萬箭齊發!”高秀見千影手不能將洪奇拿下,便收招換勢,用真氣凝成了一把弓,再用真氣凝成了箭,一隻一隻朝洪奇射去。洪奇也收招換勢凝成了一塊盾牌擋住了高秀射來的陣陣箭雨。

“好!”在座的觀衆不是是誰,竟鼓起掌來較好!雖然是四大家族竟武比賽爭開採礦產的權利,卻沒有昊天想象中的那樣你死我活的搏命之殺,一切都是點到爲止。看到這裏昊天不由的想到,道鏡界的人實在比修煉界和仙界的人平淡許多,要是這些事放在修煉界,就不是點到爲止了,就是明爭暗鬥你死我活的激烈場面。

見久攻不下,高秀眉目一轉,只見在箭雨中出現了一個幾百只箭加起來一樣粗的巨箭,巨箭刷的一聲衝向洪奇的盾牌,“碰!”的一聲洪奇的盾牌被震開了,無數的小箭乘虛而入,洪奇無奈舉手投降。能在陣陣箭雨中同時凝聚巨箭可見高秀的修爲非比一般。

昊天看高秀巨箭的能量和他單魄成仙的能量不相上下多,按修爲高秀到歸道鏡的中級,是八個小級別的修爲,昊天四魄成仙四級,加上三個丹田和脈輪的也是八個小級的修爲,按算昊天的能量不可能比高秀強。

但四魄成仙不是這樣單獨計算的,因爲三個丹田和脈輪是整體輸送能量的,所以四魄成仙的能量是可以疊加的!也就是說每個單魄成仙都具備四魄成仙的能量,也就是昊天擁有4個四魄成仙的力量,雖然不能完全發揮4個四魄成仙,發揮3個四魄成仙應該沒有問題。

高秀勝去後,四強就產生了,章府的古月昊天,高府的高秀和諸暨,陸府的餘姚,洪府全軍覆沒。

“選手休息一炷香時間,在進行第四輪半決賽!”主持裁判洪亮的嗓音,打斷了衆人的竊竊私語聲。

“昊天,高府的諸暨和陸府的餘姚都是歸道鏡巔峯強者,是高陸兩府重金聘請來的,他們都有法寶隨身,你能敵就敵不能敵就算了!不要勉強,其實冠軍對我來說也不是那麼重要的,要是冠軍對我很重要,我也會去聘請那些高手,我擔心的是家族人丁不旺會的敗落下去!”章老終於對昊天坦言相告,他一直說其他三府沒有歸道鏡巔峯高手是怕昊天不敢去應戰。

本來依章老看,其他三族雖有歸道鏡巔峯高手也抵不過昊天的神兵利器,昊天奪取冠軍應該不是問題,現在得知這些歸道鏡高手有法寶隨身,章老覺得昊天沒有半點把握取勝。

“哈哈!章老放心,不要說他們一兩個歸道鏡巔峯高手,就是他們全加起來也不是我的對手!”昊天看章老一直提心吊膽的,就坦言告知。

“昊天,我知道你身懷絕技,但也不能如此狂傲啊!”看到昊天總是大言不慚,章老心裏更沒有底。

“章老,你看下去就知道了!”昊天笑絲絲的看着章老,也沒有再說些什麼。


“請四位選手上臺抽籤!”主持裁判洪亮的聲音再次響起,昊天,高秀,諸暨,餘姚,四人走到臺上,昊天抽到了2號籤,高秀也抽到了2號籤,諸暨,餘姚,分別是抽到了1號籤。

“沒想到這個魄道鏡能進入道半決賽,我看他那個什麼雙魄成仙很有來頭!”一些觀衆議論。

“他不會是修煉了傳說已久的七魄成仙吧!聽說歸道鏡的修爲修成七魄成仙,就可以挑戰天道鏡強者,這個年輕人不會修成了七魄成仙了?”一些觀衆在猜想昊天使用的雙魄成仙。

“就算他練習了七魄成仙,他這麼大年齡最多隻能修成雙魄成仙,那個功法不是一般人能修會的!再說雙魄成仙和七魄成仙那不是一個概念!”昊天進入了半決賽,關於他的修爲各種各樣的猜測都來了。

臺下的議論對昊天來說無所謂了,一路走來聽人議論,耳朵都聽去老繭來了。看着面前這個冷酷高傲的美女,昊天也面無表情,他也不想和高秀久鬥下去,看着高秀剛纔的表現,雙魄成仙很難取勝,所以昊天就準備使用三魄成仙。

“各位選手,比武開始!”主持裁判話語剛落!

“三魄成仙!”一隻十米高的猛虎衝向高秀。

“千影手!”一陣陣手影朝猛虎拍來,高秀知道昊天喜歡先發制人,她也不客氣。但是她沒有想到昊天一下子來個三魄成仙,三魄成仙的猛虎雖然看起來之比雙魄成仙的猛虎只高一米,但威力卻要高出三分之一,只見猛虎衝破芊芊玉手幻化去來的千隻手影,撲向高秀。

“你耍詐!無恥!”看着對付陸靈的雙魄成仙變成了三魄成仙,高秀恨的牙都癢癢,本來按她想法她的千影手完全當得住雙魄成仙,但沒想到昊天一開始就給她來個三魄成仙。

氣歸氣,但高秀反應還是挺快的,只見她一閃,馬上凝聚了一把巨箭射向猛虎,“碰”的一聲猛虎和巨箭同時化爲烏有。


“三魄成仙,變化萬千!”高秀還沒有喘過氣來,只見一個另外一個高秀朝她奔來。

“啊!怎麼是我自己!”高秀一時無法適應,蒙在哪裏了,不但她蒙了,凡是觀看昊天和高秀比賽的都蒙了,別人蒙了沒關係,高秀蒙了就完了。

只見真氣凝聚的高秀一下子撲在高秀身上,將真的高秀摔倒在地!

“你耍詐,無恥!”躺在地上高秀要緊牙關,但是眼淚還是不爭氣,流了下來。

“這麼高傲的女人還流淚啊!”昊天走上前去,看着高秀眼睛眨了眨。

躺在地上高秀的聽到昊天氣人的話和那個傻樣,高秀強忍住的眼淚一下子汪汪的流出來了,那個臉都扭曲的變了形。

“美女該多笑笑!”昊天還是憨厚認真的補上了一句。

“古月昊天勝去!”裁判的一句話結束了這場比賽。

高寵急忙上前在高秀耳朵傍邊嘀咕了幾句,高秀才收住那個委屈的淚水,並且用一種懷疑的眼神看着昊天。昊天一看就知道肯定是高寵告訴了高秀他身上有道威。敗在一個有道威的人手裏,高秀就不會覺得委屈了。

昊天和高秀的比賽雖然結束了,這次比賽卻在很多人心裏激起了驚濤駭浪,難道傳化中的邪術七魄成仙有要問世了,他們看昊天的表情不由的顯得怪怪的,對於這些怪怪的表情昊天也習以爲常了。

“走,我們到空中打個痛快!”餘姚的一句話, 驚醒了這些觀衆,原來還有一場更精彩的比賽,歸道鏡巔峯高手的比賽,在通至界是難得一見的。 二零七章;不是對手

地上的範圍太小了,他們不能盡情的發揮,所以餘姚喊了一句就飛到空中,“碰”的一聲,諸暨和餘姚巨大的掌力相撞,好像晴天霹靂,不但到此的觀衆感到驚奇興奮,連附近的一些修道之人也被吸引過來,到此一睹歸道鏡巔峯高手相爭的風采!

二位歸道鏡巔峯高手的果然不同凡響!濃濃的真氣不斷的相撞,連空間都有被撕裂的感覺。道鏡是二維空間,昊天的隱形大法在這裏根本用不上,好幾次昊天隱形走到屋外,章府的下人都和他打招呼。

法鏡界是四維空間,道鏡界是道生陰陽的二維空間,陰陽成像演變成了四象空間也就變成了四維空間,昊天的隱形身法在四維的空間裏面可以用,在二維的空間裏面就沒有用處,隱形和沒有隱形是一樣的。

麥斯特的隱形大法的力量不屬於九重天裏面的力量,所以還可以繼續隱形,四魄成仙的隱形掌法昊天也試煉過好幾次,雖然體積減小,但威力更猛了。

在兩維的空間,巨大的力量沒有更多的空間吸收,所造成的震撼力比其他的空間更強,爲了減少對地面的破壞,諸暨和餘姚兩人飛到了萬米以上的高空,你一招我一勢對戰了幾十個回合,真的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哇!我長這麼大都沒見過如此猛烈的打鬥,歸道鏡真的太強悍,他們在萬米以上的高空中爭鬥,散發到下面的力量,我都覺得頂不住啊!”圍觀的人羣中傳去一陣這樣的驚歎聲!

此時有十幾萬之衆被這兩人的打鬥吸引了過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紛紛,足見歸道鏡巔峯的高手在通至界是何等的稀少。


諸暨和鄭珊,趙崗和餘姚他們相鬥的時候,因爲實力的懸殊他們都是走走過程,沒有爆發真正的能量,大家都心知肚明。還有其他比賽也都是點到爲止,大家也知道最重要的一戰就是諸暨和餘姚。

哪怕昊天勝過了高秀,在大家心裏昊天還只是一個配角而已,就算昊天的三魄成仙也不是他們兩人的對手,連看見昊天神兵利器的章老此時都認爲昊天不是諸暨和餘姚兩人的對手,他們兩誰勝誰就是這階的冠軍,不要說別的,昊天魄道鏡的修爲根本不具備在萬米高空中戰鬥的條件。

正是因爲如此,諸暨和餘姚兩人才力爭一勝,兩人的身法能量真的是旗鼓相當,但亮去法寶,勝負即分;諸暨拿去荒階法寶斬天劍,餘姚拿去準法寶地躺刀,亮去法寶之後,兩人象徵性的爭鬥了一段時間,餘姚舉手認輸,精彩的打鬥到此爲止。

看到道鏡界的打鬥,昊天感覺沒有那激情一搏,然後血濺一身的動心場面,感覺提不起勁來,難道這就是得道之人與不得道之人的區別,昊天雖然感覺不過癮,當時那些圍觀的人卻覺得非常過癮,非常合理。

“我現在宣佈這一屆的竟武冠軍!是諸暨!”主持裁判洪亮的聲音響起。

“我還沒有比賽呢,怎麼就可以宣佈冠軍!”主持裁判話音還沒落下,昊天大嚎一聲!

“章老爺怎麼回事?”主持裁判望着章老爺,看了他們兩人私下商量好了。

“昊天,是我和主持裁判說得你棄權,在歸道鏡高手和荒級法寶面前棄權是光榮的事!”喜歡息事寧人的章老拉了拉後天的衣袖。

“哈哈!我還是那句話,不要說一個歸道鏡和荒級法寶,你們這麼多人加起來都不是我的對手!”昊天狂笑一聲說道:

昊天也不是狂言,他那個幻化焚靈袋一去,這麼多人也是小菜一碟!

“魄道鏡小兒,不要猖狂上來領死!”站在空中的諸暨聽昊天出此一言,也不由的火冒三丈。

“那個魄道鏡小兒太猖狂了,章老爺,你怎麼找了一個這樣的神經病!”人羣中有人罵罵咧咧的。

“還和歸道鏡高手爭鬥,他能飛到萬米高空就算可以,還我們這麼多人加起來都不他的對手,太狂妄了!”人羣中頓時間好像火燒燎原一樣,每個人熱血沸騰!

“哼!呸!”到處的哼聲和鄙視的眼神朝昊天壓力,昊天不由的有一種興奮!

他一聲長嘯,震的在座的人兩耳嗡嗡!

“傻叫有什麼用,飛上去啊!”一些人囔囔着。

“啁啁”一聲大鷹的叫聲響起,只見古月昊天腳踏展翅2米長的大鷹喊道:“四魄成仙,忽隱忽現!”眨眼睛一隻11米高的猛虎就撲到了諸暨的面前,昊天也到了萬米的高空。

“什麼?他真的會四魄成仙!”一些經驗豐富的道人,這是顯得非常擔心。

“四魄成仙也不是我的敵手,看法寶!”諸暨說着法寶飛向猛虎,瞬間將猛虎擊碎。“無知的魄道鏡,你在我面前就和螻蟻一樣存在!哈哈!”諸暨狂笑着看着昊天。


“哈哈,哈哈!哈哈!…………”下面也一陣陣狂笑而已!

只聽“碰”的一聲,一隻12米高的猛虎突然出現在諸暨身上,巨大的衝擊力將洋洋得意的諸暨撞的從空中跌下,高秀見狀,飛到空中拖住諸暨並嬌聲喝道;“你這個無恥的小人,就會耍詐!”

“兵不厭詐!誰叫你們輕敵!一招擊敗的對手,不值得的一戰!”昊天站在空中漠然的看着下面的人。

“什麼!歸道鏡高手被他一招從空中擊落下來。我還沒有看清楚他用的是什麼道術!”大家的嘲笑聲和鄙視聲還沒有結束,諸暨就從空中掉下,大跌衆人的眼鏡!

“他耍詐!”高秀厲聲的喝道。

“我不是耍詐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諸暨也抵擋不住我一擊,我只是教訓一下你們,不要狗眼看人低!”昊天意念一閃,一把長十米寬一米的神兵利器出現在空中!

看到空中巨大的神兵利器,下面頓時靜悄悄,昊天此言不虛,章老看到神兵利器的時候,神兵利器沒有變大,章老不知道神兵利器的真正威力,這個時候神兵利器顯去了真實的威力,不要說諸暨拿着荒階法寶,就是諸暨拿着洪階法寶也不一定接得下神兵利器的一擊。

“那是什麼武器啊!”下面一些人低聲的問道:

“那個是傳說中的準神器,只不過這把準神器特殊,我看不低於宇階法寶!”一些有經驗的老道,感覺昊天的神兵利器不簡單。

“難怪那個魄道鏡口出狂言,可能真有幾把刷子!”擴大了的神兵利器一去,果然鎮住了場面,連一直不服氣的高秀此時也啞口無言,她也知道諸暨真的接不下神兵利器的一擊。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