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無論他如何用力,拳頭仍是被一分一分的移開。

「章武遇到對手了,那個少年好大的力氣!」四周人滿為患,任何一點動靜都會引起不少人關注,何況光頭青年這個老弟子竟然被一個新弟子壓制。

「新晉弟子里也不全都是廢物嘛,總算遇到個有點看頭的了。」

「嘿嘿,還不一定,那少年或許只是力氣大,章武不會就這麼算了的,看著吧。」

四周的外門弟子都饒有興緻的看著。

唐玄幾天前擊退曹大龍的事情顯然沒有被廣泛流傳,曹大龍也不是什麼明星人物,所以還沒有人認出唐玄。

光頭青年章武的手臂已經被反向彎折出一個很大的角度,再下去,骨頭都要斷了。

「你去死!」

他怒吼一聲,屈膝狠狠撞向唐玄下巴。

夠狠!

唐玄眼中寒光一閃,另一條手臂曲起,肘部狠狠的與章武膝蓋對撞了一下,章武痛哼一聲,即使有真氣護體,膝蓋也好像碎掉一般。

下一刻,他的領子被人拽住,身體騰雲駕霧一般飛出去,砰!

章武從牆上滾到地上,摔了個七暈八素。

四周一片嘩然。

「章武被扔出去了。」

「這少年什麼來歷,這麼生猛!」

相比於老弟子的驚訝,那些屈辱的被迫讓開位置的新弟子則是感覺十分痛快,雖然他們和唐玄都沒什麼交情,但是唐玄同為新晉弟子的一員,面對老弟子,不由自主便是會生出同一個戰壕的感覺。

哪怕有些天雲峰出來的曾經看不起唐玄的人,也在這一刻覺得唐玄大為順眼了許多。


還是有個別人不爽。

趙峰剛才光顧著巴結堂哥,沒看到唐玄,此時唐玄鬧出挺大動靜,趙峰也注意到了,和其新晉弟子不同,趙峰一看出了風頭,打敗老弟子的是自己的死對頭唐玄,心中便是一陣膩味,十分的煩躁。

唐玄拿得考核第一,已經讓他很不暢快了。

現在他竟然能戰敗老弟子,成長的速度簡直叫他絕望,想起那個曾經被他隨意欺凌的唐玄,這種反差讓他心態更加不平衡。

想到此,他心生一計,對著旁邊堂哥道:「大哥,你知道他是誰嗎?」

趙峰的堂哥趙別鶴,乃是外門精英弟子,曾經上過百強的人物,長得頗有幾分風.流,長發披肩,面如敷粉,手裡拿著一把摺扇,聽到堂弟一說,淡淡道:「誰?」

「唐玄,他就是黃嫣師姐的那個未婚夫。」趙峰沉聲道。

趙別鶴目中精光一閃,摺扇猛的一合,冷冷道:「是他?」

「就是他。」趙峰用力點頭。

「不是都說他是個廢物嗎,看起來倒不像傳說的那麼無能。」趙別鶴語氣陰沉,其實他心裡明白,這何止不是無能,能進外門就能打敗老弟子的,整個外門都屈指可數。

當然,現在的唐玄還不放在趙別鶴眼裡,他早就邁入靈脈境六重,所學都是白階高級秘籍,一身實力強橫至極。

想到此,趙別鶴目光一閃,直接站了起來,朝唐玄的位置走去。

趙別鶴的腳步不快,給人一種十分緩慢的錯覺,但是幾步之間就穿過了一大群人,來到了唐玄那個位置旁邊,有眼光的人會認出這是一門極為高明的輕功身法「縮地成寸」。

「趙別鶴怎麼過來了!」

不明所以的眾人都有些意外。

趙別鶴是宗門進過百強的精英弟子,雖然現在掉出榜了,但其實力依然是處在外門金字塔頂端的,像這樣的人物,到這裡聽課,自然而然能夠得到最好的位置,就算沒有,其他老弟子也會讓給他。

唐玄這個位置談不上好,甚至有些偏,而且趙別鶴總不至於要和一個新弟子搶座位,一般弟子搶搶也就罷了,到了趙別鶴這層次,更多就是要臉面了,要搶也該和同層次的去搶。

唐玄在趙別鶴募然出現在他旁邊的時候,便是警惕起來。

以他的感知,竟然都沒有察覺趙別鶴怎麼過來的,這種身法,委實可怖。

而且趙別鶴看似氣息平淡,唐玄卻能夠感知其體內蘊含的氣息,雄渾無比,遠不是自己能比的。

「你就是唐玄?」趙別鶴淡淡道。

唐玄站起身,暗暗戒備著,點頭道:「是我。」

聽到唐玄的承認,趙別鶴眼睛一眯,拿著摺扇輕輕拍了一下手心,語氣更加輕柔了:「那想必你就是我們外門黃嫣師姐的那位未婚夫了。」

本來趙別鶴比黃嫣要早入門得多,不過黃嫣貴為外門十大弟子,趙別鶴也得喊一聲師姐,師姐師兄有時候更多是一種對實力的尊稱。

黃嫣之名,在外門可說是無人無知,無人不曉了。

她有絕色容貌,更有外門公認最強的天賦,短短數年,就能夠一路闖進外門前三,很多人都認為她超越北冥朔已經是遲早的事,這樣一個才貌雙絕的天驕人物,在外門中人氣可說一時無兩了。

尤其欽慕她的男弟子,更是可以從凌霄峰腳下排到凌霄大殿這裡來。

唐玄以前就是個廢物弟子,在天雲峰廝混,這些外門弟子有不少隱約風聞過黃嫣有這麼個未婚夫,卻也不會放到心裡去,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在黃嫣青雲直上后,這種世俗的婚約作廢是遲早的,也沒有誰閑的蛋疼去天雲峰踩死唐玄這隻小螞蟻。

不過在趙別鶴喊出唐玄身份后,這一切都大為不同了。

一個記名弟子他們可以不在乎,但一個剛剛晉入外門便能擊敗老弟子的唐玄,和黃嫣的差距已經不是那麼大了。

一時間,在這功法堂內,許多的老弟子眼中都隱隱不善起來。

哪怕他們很多人只是內心傾慕,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黃嫣,但是心目中女神要是投入一個新晉弟子懷抱,也是難以接受的。

lt;/agt;lt;agt;lt;/agt;; (票好少哦,不給力)

「我和黃嫣已經沒關係了。」唐玄否認道。

趙別鶴冷笑道:「是嗎?我可是聽說前段時間你借著婚約在身,意圖非禮黃師姐,要不是黃師姐大人大量,你早就被她打死了!」

唐玄一聽,就是心中一沉。

果然,趙別鶴的話引起了整個功法堂內大量弟子的公憤,黃嫣是什麼人,唐玄竟然意圖非禮她,這簡直是狗膽包天,不可饒恕!

唰!唰!唰!

大量的男弟子站了起來,目光兇惡的盯著唐玄。

趙別鶴的一句話,瞬間將唐玄置於了風口浪尖之上。


唐玄知道,自己如果不做點什麼,恐怕會被在場所有迷戀黃嫣的男弟子撕碎。

「我非禮黃嫣,可笑,是誰告訴你的,黃嫣本人嗎,如果是她,我可以和她當面對質。」唐玄沉聲道。

「放肆,你一個新晉弟子,有什麼資格和黃師姐對質。」趙別鶴斥道。

「資格,好一個資格,哈哈哈!」唐玄冷笑三聲,猛的直起身體,眉宇間凜然無比,聲音之大,震得整個功法堂嗡嗡作響:「我唐玄雖然只是個小小的新晉弟子,修為低微,但我也是堂堂正正進入雲霄派的,武者,寧折不彎,被人污衊,難道連一個和當事人當面對質的資格都沒有,那我倒想問問了,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對我指手畫腳,我若是真的非禮黃嫣,證據確鑿,自然有宗門審判我,有賞罰堂懲處我,你又憑什麼越俎代庖,難道堂堂偌大一個雲霄派沒有執事,沒有長老,沒有掌門了嗎?」

趙別鶴一向喜歡在大義上壓倒對方,他指出唐玄非禮黃嫣,就是想讓唐玄處在道義被批判的一方,想讓在場的宗門弟子都唾棄他,這樣他即便動手廢掉唐玄,所有人都會站在他一邊,沒有人會指摘他的不是。

但沒想到唐玄的語言竟也是如此犀利,一下子就把趙別鶴說成了目無尊長,將整個宗門都變成他趙別鶴的私人刑堂一樣。


而且唐玄氣息凜冽,眉宇間凜然不可侵犯,那股無形的氣質卻不是趙別鶴這個粉面青年能夠比的,一時間,功法堂內也響起一些贊同的聲音。

「是啊,此事不管真假,還是交給宗門處置的好。」

「宗有宗規,犯了天大的事也不能私下處置。」

「我看這唐玄義正言辭,倒不像是說謊之人,而且也沒聽黃師姐出來說過啊,我相信只要黃師姐出面,證據確鑿,宗門肯定是不會包庇此人的。」

趙別鶴聽到這些聲音,臉色微微一變,旋即冷笑一聲。

「果然是巧舌如簧,不過任你說破了天去,你一個新晉弟子敢這樣冒犯我,我趙別鶴也要教訓教訓你,不然以後誰都能到我頭上拉屎拉尿了,我只出一招,只要你能擋我一招,今天我就放過你!」

在已經有反對聲音的情況下,趙別鶴如果強行要出手廢掉唐玄,肯定會留下把柄,但他也很聰明,不再糾纏唐玄非禮黃嫣之事,只抓住唐玄冒犯他這一點,而且只說出一招。

雖然明眼人還是清楚這是以大欺小,可唐玄剛才言語衝撞趙別鶴也是事實。

何況唐玄非禮黃嫣的嫌疑還未洗去,所有人都選擇了冷眼旁觀。

此等情況下,唐玄知道已經不可避免。

一招,不就是一招嗎?

在所有人都懷疑他,對他虎視眈眈的情況下,唐玄內心忽然湧起一股豪氣,武者,就算天下皆吾敵又如何。

「來吧!」面對趙別鶴的咄咄逼人,唐玄毫不畏懼的對視過去。

沒有看到期望中的恐懼求饒之色,趙別鶴心情忽然變得十分糟糕。

「既然這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唳!

尖嘯的鶴唳之聲傳來。

趙別鶴忽然動了,屈指成爪,朝著唐玄狠狠抓來。

這是趙別鶴的一門白階高級武學《控鶴手》,雖然他只是修鍊到了小成階段,但是白階高級武學,極為可怕,由趙別鶴這個靈脈境六重的精英弟子使出來,更是形神皆備,宛如一隻真正的妖禽白鶴,張動巨爪,將唐玄的真氣徹底的壓制。

唐玄有種強烈的直覺,趙別鶴雖然不至於在宗門內殺掉他,但是這一爪下來,他被廢掉是難免的。

和這樣一個精英弟子相比,唐玄不認為自己被廢會讓趙別鶴付出同樣的代價。

這個世界很現實,除非你能讓宗門認識到自己比趙別鶴更有價值,更具潛力。

所有的念頭都在瞬間閃過,唐玄已經拋棄了雜念。

這是生死的關頭,比面對鐵橫江時更加危險,同樣是靈脈境六重,五個鐵橫江可能都打不過一個趙別鶴,這是武學上的巨大差距造成的。


「給我擋!」

唐玄狂吼一聲,體表赤光瀰漫,血氣鼎沸,所有的骨骼肌肉都在高速蠕動,將一股股力量從身體中抽出,凝聚到唐玄的手臂之中,同時一股股的真氣也從靈脈中抽調出來,加持在手臂之上。

轟隆隆~雷鳴之聲破空而起。

唳!

兩股驚人的力量洶湧的撞擊到一起。

一連串氣爆聲響起。

很快有了結果。

一個身影雙腳擦著地面滑出去,鮮血灑落。

後背猛的撞在牆上,唐玄吐出一口鮮血。

他的右臂無力的耷拉下來,從肘部到腕部出現了五道深深的抓痕,深可見骨。

沒有讓自己倒下去,唐玄抬起頭,雙目死死的盯著趙別鶴。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