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要啊,我在也不敢了。」許天放發出一聲聲慘叫,猶如一個少女被幾十個壯漢強姦一樣的凄慘,可是他卻不敢還手,一來他知道眾人是因為關心他才會這樣子,二來他剛剛突破,雖然鞏固了修為,但是對於自身力量的掌控還不是很好,怕一不小心用力過度,所以只好雙手抱頭,護住臉面,讓步雲天等人揍了。



終於在步雲天等人揍累了之後,眾人才相繼放開許天放,而許天放還在地上「啊,啊,哎哎,呦呦」的叫著,好一會兒之後他才發現步雲天等人已經放開了他。

許天放站起來拍拍身上是灰塵,整理一下破破爛爛的衣衫,但是無論他怎麼弄,看上去還是像一個乞丐,他哭喪著臉看著步雲天等人,臉上充滿了無辜的表情,可是卻不敢向眾人抗議,免得還沒完全消氣的眾人再揍他一頓,只是委屈的站在那裡。

但是步雲天等人顯然還不想這麼輕易放過他,眾人迅速的把他圍在中間,許天放跳起來道:「你們還想怎麼樣,我都這樣了,你們還不肯放過我啊,我已經知道錯了,你們就繞了我吧。」

步雲天卻不理許天放的話,開口道:「現在開始公審犯人許天放,請眾位原告把他所犯的罪狀細細道來。」

「萬惡的許天放,我告他害我白白擔心了三個小時,導致無數腦細胞死亡,請大人明鑒。」秦狼首先叫道。

「可有證據?」步雲天沉聲道。

「有,人證物證具在。」秦狼高聲道。

「喂喂喂,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啊,這玩意也可以當證據,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大人,我要抗議。」許天放指著從地上抓起來的一把沙子當證據的秦狼道。

「抗議無效,此罪名成立,判其有期徒刑,為我等做飯三個月。下一位。」步雲天高聲宣佈道。

「我告許天放害我和秦狼吵架,傷害了我和秦狼的兄弟之情。」杜能跳出來道。

「抗議,死胖子,你們吵架關我什麼事啊,又不是我讓你們吵的,再敢亂說,我等下要你好看。」許天放威脅道。

「胖子,你有何話說?」步雲天不理許天放的抗議繼續問道。

「大人,我剛才所告乃是事實,不過現在還要加上一條,我還要告他恐嚇之罪。」杜能高聲道。

「嗯,恐嚇罪理當成立,不過之前所告可有證據啊?」

「有,在場眾人皆可作證,他們都知道因為許天放突破之後沒有出來,導致我和兄弟秦狼吵架。」

「他所說是否屬實啊?」 重生娛樂圈:boss老公,求放過

「屬實。」

「好,本官宣布,罪人許天放傷害他人的兄弟感情和恐嚇對方的罪名成立,判其為眾人煮飯五個月。其他人可還有事情要告啊?」

「本來我也有事情要告的,不過看他這麼可憐還是算了吧。」大龍搖搖頭道。

「嗯,可憐的傢伙,那就繞過他這一回吧,不告他了。」毒蛇也開口道。

「萬分感謝,感謝各位兄弟的大恩大德。」許天放連忙感謝道。

「現在本官宣布,罪人許天放,必須在今後的八個月里為我們全部人做飯,退堂。」步雲天沉聲道。

「威武……」杜能等人跺著腳,然後讓開了一個缺口,許天放立刻跑了出去,一副很怕大龍等人後悔的樣子。

「不管你們了,我先去洗個澡換身衣服。」許天放道。

「先別跑,那麼急幹嘛啊,這裡又沒有美女,就算形象有損也無所謂啊。」步雲天連忙攔住許天放道。

步雲天現在對於天階還是挺好奇的,他雖然殺過一個天階,但是那也是因為對方大意和藉助小影蛇的偷襲,這才僥倖殺掉對方,否則他對上天階也只能狼狽而逃。所以步雲天很想知道自己和真正的天階有多大的差距。

當時那刀道宗的長老估計連三成的實力都沒有發揮出來,否則步雲天根本就不可能得手,當時也是萬幸,小影蛇雖然逆天,但畢竟還太小了,本命神通的威力還不能完全發揮,如果對方小心一點,說不定還能發現小影蛇的存在,那時步雲天便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步雲天才想知道天階修士的真正的實力,畢竟以他現在的情況,隨時都有面對刀道宗天階修士追殺的可能。

「小天,還有什麼事啊,不是都已經公審完了嗎?你不會是還不想放過我吧。」許天放一臉怕怕的道,顯然他是被步雲天等人玩怕了,天階高手的威嚴都沒了。

「許大哥,別這麼小心翼翼的,我只是想問你幾個問題而已,不會吃了你的。」步雲天笑著道。

「有什麼事趕緊問,我很忙啊。」許天放弱弱道,此時他巴不得立刻離開這裡,準確的說是離開眼前這群可惡的傢伙。

「第一個問題,你突破天階的過程是怎樣的,你可以描述一下嗎。」

「過程其實也沒什麼,本來我自身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天階一級了,差的就是對天地規則的感悟而已,對天地規則感悟不夠的話,根本就調動不了天地之力來凝結法則金丹,自然也就突破不了天階,而這個破天丹卻是逆天之極,丹藥裡面居然含有一股玄奧的天地至理,藉助此力我才凝結了法則金丹,接著便是我自己成功在法則金丹之內開闢出紫府,然後便是元神進駐紫府了。」 求收藏,求推薦,同時希望大家給點意見,點評一下,萬分感謝!

天階最重要的便是對天地規則的領悟,對天地之力的運用,想要成功晉級天階,也就是必須對天地規則理解達到了一定的程度,領悟出屬於自己的天地法則,能夠初步的運用天地之力。

「這麼說,只要有了足夠的實力,然後對天地規則有所感悟,便可以調動天地之力凝結法則金丹,就可以開闢紫府晉級天階了?」步雲天問道。

「沒錯,所以一般人都是地階大圓滿之後才開始領悟天地規則,其實地階大圓滿在自身的實力上和天階一級的實力並不是差的離譜,只不過天階多一種運用天地之力的手段,借用了天地之力,所以兩者才會變得天差地別。」許天放點點頭道。

步雲天聽到這裡便淡定了很多,雖然自己還沒有天階,但是已經可以調動天地之力了,雖然調動的量完全不能和天階的相比,但是逃命應該還是可以的。

「那你現在和突破之前相比的話,你覺得你現在可以打過多少個突破之前的你啊?」

「至少可以打過十個吧,感覺上突破之前和現在比,根本就是相差十萬八千里,確實是令人難以置信。」

「那你快去洗個澡吧,等下我們來比試比試,看看我現在的實力跟你比起來有多大的差距。」步雲天興奮道,對於正面與天階的高手作戰,他還是很期待的,而且又危險不大,何樂而不為呢,說不定還能有意外的收穫呢。

「嘿嘿,你真的想和比一場,你的實力才地階中期而已,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手下留情的,就像你剛才招待我一樣。」許天放嘿嘿的笑道,已經做好報復的準備了。

「快滾,看看到時候誰手下留情。」步雲天臭罵道。


五分鐘之後,許天放便準備好了,他已經迫不急待的想要狠狠地揍步雲天一頓,以報之前的仇,大戰一觸即發。

許天放看著遠處的步雲天勾勾手囂張道:「小天啊,有本事就儘管放馬過來吧,不然等我出手你就沒有機會了。」

「切,還沒開打呢,就這麼囂張了,就是不知道等下你還囂張不囂張的起來。」步雲天笑眯眯的道,顯然他對於揍天階高手一頓也是很有興趣的。

猶如微風吹過,步雲天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許天放的前方,裂天刀閃電般劈向許天放,許天放雖驚不亂,身形一閃已經飛上了半空,抬手便是一道熱浪轟向撲來的步雲天。

轟的一聲響起,無聲無息的刀勁和狂暴的熱浪撞在了一起,爆發出驚人的響聲,雙方都沒有受到影響,可算是平分秋色。

步雲天見一招沒有建功又是一招劈了過去,至少幾萬斤的巨力在裂天刀的加成下,爆發出無邊的威力,而許天放直接放出萬法輪迎了上去,一陣猛烈的碰撞之後,許天放只覺得一股恐怖的巨力反震回來。

一招接著一招的劈向許天放,許天放只是擋了幾招便不想擋了,他實在受不了步雲天的巨力,可是先機以失,只能無奈的躲閃連連。

此時雙方都沒有動用法則之力,但是步雲天的速度太快了,被他近身之後許天放自然是痛苦無比,原本意氣風發的準備教訓步雲天,現在卻是反過來被對方壓著打,可謂是憋屈不已,還好萬法輪這件古寶也足夠堅挺,不然恐怕已經被裂天刀劈碎了。

這步雲天的戰鬥力實在是出乎許天放的意料之外,不說那把威力驚人的裂天刀,單單是那幾萬斤的巨力就已經夠他受的了,在加上他又不擅長近戰,導致他更加的憋屈。

這還是步雲天沒有領悟刀意的情況下,如果等他領悟了刀意,恐怕裂天刀的威力會再次暴增,就是完勝天階初期修士都不在話下。


要知道刀道也算是三千大道中的一種,一旦領悟到極致,便會有無窮的威力,一刀祭出,刀意貫穿古今,那威力可不是吹的,可惜現在步雲天只是領悟了刀意的一點皮毛,靠的還全是蠻力,距離真正的刀意,還差的太遠了。

不過蠻力也是非常恐怖,畢竟力量法則也不是吹的,許天放僅僅是被劈了幾下便不敢硬抗了,晉級天階之後雖然實力增強了很多,但還是扛不住步雲天恐怖的力道,不得不使出火系遁法,驚險不已的躲避著步雲天攻擊。

每一次步雲天都是差一點點才能砍到許天放,而許天放雖然使出火系遁法躲過步雲天的攻擊,但是他的火系遁法只是非常普通的五行遁法,根本就躲不過步雲天的神識,每次一現身,步雲天的裂天刀便已經降臨在頭頂。

「小狼狼,我看這天階也不是很厲害嗎,居然被老大追的狂砍,毫無還手之力,也太菜了吧。」杜能癟癟嘴道,這戰鬥確實令他大失所望,本來他還想看看步雲天被人揍一頓的場景呢,想不到居然是這幅情景。

「放心好了,好戲還沒開始呢,只是老大佔了先機,許大哥一時反應不過來而已,等他緩過勁就是老大倒霉了,說不定我們還真能看到一場好戲呢。」秦狼興奮道。

「嘎嘎,不錯,老大這次說不定會被揍得很慘。」杜能也是嘎嘎大笑著道。

「你們兩個好大膽啊,居然想看老大出醜,你就不怕老大萬一打輸了拿我們瀉火啊。」大龍笑著道。

秦狼和杜能縮縮脖子,同時害怕道:「我們才沒有呢,你可不要亂說啊。」

「切,現在才想否認,你們不認為已經遲了一點了嗎,說不定老大已經聽到了。」毒蛇也在一旁奸笑道,他可沒有看老大挨揍的心思,因為那樣往往是會殃及池魚的。

「就是,老大肯定是聽到了,你們兩個就等著老大打完之後再收拾你們吧。」大牛也憨厚的笑道,可是那聲音聽在秦狼和杜能的耳里卻好像是敲喪鐘一般,兩人一臉哭喪不已。

說的也是,憑步雲天驚人是神識,周圍又有哪一點動靜可以逃過他的耳朵呢,大牛說的也沒錯,他正想著打完之後怎麼收拾秦狼和杜能這兩個兔崽子,居然想看他笑話,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雖然他在胡思亂想,可是手裡的裂天刀卻沒有停著,依然熟練無比的一刀一刀的劈向許天放,一絲喘氣的機會都不給他。

「小心了。」許天放大喝一聲。

因為沒辦法的他只好出絕招了,一道融入天地之力的火紅色能量光柱轟向步雲天,本來步雲天還是想像剛才那樣一刀劈散它,可是那一瞬間他卻感到了一絲危險的感覺,連忙向一旁爆射躲了過去,能量光柱穿過步雲天的殘影,轟在步雲天身後的崖壁上,直接轟下了一大塊山崖,在崖壁上打出了一個幾十米深的山洞,威力好不驚人。

雖然能量光柱沒有傷到步雲天,可是許天放的目的卻達到了,他就是要逼開步雲天,近戰他實在是吃不消啊。逼開步雲天之後,許天放立刻讓萬法輪實行遠程打擊。

只見萬法輪飛向半空,接著一道道威力驚人的火焰箭射向步雲天,步雲天手裡的裂天刀狂舞起來,發出一道道無聲無息的刀勁,半空之中,漫天的刀勁和火焰撞到一起,轟鳴聲不絕於耳。

只是一瞬間,雙方再次激戰到一起,只是這一次步雲天已經占不到便宜了,因為許天放嚴密的攻擊下,他根本就無法靠近許天放,不過許天放也同樣無法傷到他。

打了半天之後,許天放不耐煩了,堂堂天階高手的他居然對付不了一個地階中期的傢伙,實在是沒臉見人啊,本來一開始他怕不小心傷到步雲天,除了逼開步雲天那一下,根本就沒有使用過天地之力,可是打到這個份上,在不使用的話,恐怕就只有丟人的份了。

炙熱法則乃是許天放突破時領悟的法則,乃是火焰法則之中比較厲害的存在,在炙熱法則的催動下,萬法輪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驚人威力,一條威力驚人幾十仗長的火龍從萬法輪裡面飛出來,這些火龍不但威力驚人,而且賦予了許天放的一絲神識,除非你把它打散,否則它就會一直追著你,直到能量流失殆盡的時候才會消失。

只見一條火龍沖向步雲天,火龍身上充斥著一股威壓,步雲天不敢大意,銀白色的戰勁全力劈向飛來的火龍,可是這次卻沒有起到一點效果,刀勁直接被火龍蘊含的火焰法則吞噬了,而且轉眼之間火龍便飛近了,步雲天大罵一聲連忙展開幻影身法躲了過去,可是火龍居然拐個彎再次殺向步雲天,一個不查便讓火龍個燒到了衣服,還好反應及時,沒有受傷。

雖然髓氣神決運轉產生的銀白戰勁已經是一種很變態的能量,可是和法則之力比起來還是相差太遠了,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所以無論步雲天怎麼劈,都像是石沉大海一樣,對於這些狂追猛打的火龍完全沒有效果,而且一開始因為大意,不知道這些火龍能鎖定敵人,以為閃過就沒事了,可是卻想不到這些火龍居然會殺個回馬槍。

打鬥到現在,許天放總算是收到了一點戰果,雖然沒傷到步雲天,但是至少把步雲天的衣服燒掉了一塊,看到成果興奮不已的許天放更是加大的天地之力的調動。

反應過來的步雲天也猜到許天放肯定是運用了法則之力,本來一開始他還以為是這些火焰形成的火龍帶有一股龍威,可是現在一感覺才發現根本就不是什麼龍威,而是天地特有的威壓,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如果沒有領悟天地之力的人肯定是會受到影響的。 「我靠,你以為就你會用天地之力,看老子的毀滅之力。」步雲天大罵一聲,接著他也把毀滅法則的力量融入刀招,只見裂天刀頓時爆發出驚人的威力,本來步雲天還打算使出裂天一擊的,可是看到裂天刀爆發的威力之後他便頓住了。

以前步雲天也把毀滅之力輸入過裂天刀,可是以前他能調動的毀滅之力畢竟太過稀少,不過這次經過聞道丹的提升,能夠調動的天地之力已經不少了,雖然還是比不上天階的高手,可是別忘了裂天刀可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而是一件至少靈寶級的寶刀,這寶刀在天地之力的催發下,爆發出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勢,一道充滿了毀滅氣息的刀勁,只是一下便把飛來的火龍給劈散了。

劈散火龍之後,恐怖的刀勁居然速度不減,瞬間劈到了許天放的面前,一陣火光閃爍,他已經消失在原地,躲過了那道恐怖的刀勁,但卻還是心驚擔顫的看著那道刀勁轟在後方的山壁上,直接轟開了一個幾十米深的裂縫,差點就要把山峰劈成兩半。

毀滅法則作為三千法則之中排名前十的法則可不是說說而已,步雲天掌握的毀滅法則或許不多,但是剛剛晉級的許天放掌握的火之法則也不是很多啊,更何況許天放並沒有全力催動自己掌握的法則,所以諸多因素之下,全力催動毀滅法則的步雲天瞬間便打破了許天放的攻擊。

這一下看的眾人目瞪口呆,剛才還威風凜凜充滿恐怖氣息的火龍,現在卻受不了步雲天一刀,這前後差距也太大了。

這也太恐怖了,這就是天地規則之力的威力嗎?眾人一個個都有些難以置信,其實主要還是裂天刀太過變態了,就是步雲天也沒想過,毀滅之力催動裂天刀居然會發出這麼恐怖的攻擊,還好一開始他並沒有鎖定許天放,如果這一刀不是鎖定火龍,而是鎖定許天放的話,那後果就難說了。

「我靠,萬惡的小天,這攻擊比我還猛,我打不過,我躲還不行嗎?」 我有一座八卦爐

一時之間,許天放躲閃連連,而步雲天也靠近不了許天放,施展出焰光法則的許天放整個就好像化為了一道無形的紅光,步雲天根本就鎖定不了他。

一時之間,兩人半斤八兩,誰也傷不了誰,可是半天之後,情勢又慢慢的變了,步雲天畢竟還不是真正的天階,你可以想一下,步雲天調動毀滅之力變得越來越少,相反的許天放對於天階的力量掌控卻是變的越來越好。

「不打了,不打了,還是許大哥你技高一籌啊。」步雲天笑著道,不過他對於這樣的結果其實已經很滿意了,雖然還不是天階初期修士的對手,但是爆發力卻是可以抗衡天階一級,可惜的持久力不行。

許天放聽到步雲天的喊話后也立刻停了下來,打到現在他也是很不好受,如果步雲天再不認輸的話,恐怕他就要認輸了,還好還是比步雲天持久耐用一點點,總算是保住了天階高手的臉皮。

其實步雲天也不算輸,因為他還有很多招式沒有用,首先是裂天三擊他還不敢使出,怕一個控制不好把許天放的法寶都給劈了,畢竟不是真正的敵人,只是切磋而已,只不過普通的招式還是對付不了許天放,畢竟天階還是天階,雖然本身實力不足可以用外物補足,但是即使有了裂天刀,此時兩人的實力也只是很接近而已,步雲天根本就發揮不出裂天刀的真正威力。

不過裂天刀那至少靈寶級的威力確實恐怖,雖然步雲天僅僅是初步煉化,也只是發揮出其一點點威力,但是卻使得步雲天的戰力暴增了幾倍。

「我靠,好你個小天,簡直就是一個小怪物,如果你再堅持一下就是我認輸了。」許天放苦著臉道,雖然沒有什麼危險,但是這一架他卻打得實在是太憋屈了。

「切,這還不是一開始仗著你剛剛突破不熟悉自身力量和大意的緣故,否則恐怕一開始我就會被你壓著打吧,再說了,我就不信你沒有藏著,那些厲害的招式都沒見你使過一招出來。」步雲天癟癟嘴道,他才不相信許天放就這麼點實力,在古戰場混的人相信沒有哪個是缺少拚命和保命絕招的。

「嘿嘿,小怪物,別只顧著說我啊,你不也一樣嗎,厲害的招式根本就一招都沒有使過,所以這次說起來只能算是平手而已。」

「不和你說了,我先去總結一下這次的收穫下,等下再來收拾胖子和秦狼兩個,居然想看我笑話。」步雲天奸笑著道。

剛好走過來的杜能和秦狼兩人立刻覺的天空一暗,前途一片凄慘,杜能首先叫了起來:「老大,冤枉啊,你肯定是聽錯了,我們怎麼會想看你笑話呢,我們只想看你英姿勃勃痛扁許大哥的樣子,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秦狼聽了也在一旁不停的點頭。

步雲天突然一臉奸笑著道:「這樣啊,可能是我聽錯了,那這次就饒了你們吧。」

杜能和秦狼看到步雲天說完便離開,這麼輕易的放過了他們兩個,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本來還以為這次已經逃不了一頓揍了呢,可是他們兩個卻沒有發現,許天放正在他們兩個後面,雙眼冒火的看著他們。

「小狼狼,你說老大這次怎麼這麼容易就放過了我們呢,不會有什麼陰謀吧,我……許大哥……哥……」杜能說道一半,便看到了許天放正好雙眼冒火的看著他。

「小子,怎麼不說了,居然想看我笑話,我看你這身肥肉需要減減才行了。」許天放哼哼道,本來他是準備看步雲天的笑話的,可是卻反了過來,能不冒火嗎?


「許大哥說的沒錯,都怪胖子,是胖子說的,要找你就找胖子,千萬別找我。」秦狼看到許天放發怒立刻變成了叛徒,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小胖子只能自求多福了。

「小狼狼你這個叛徒,居然拋棄我,下次別讓我碰到機會,否則我一定要你好看。」杜能臭罵道。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