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是一名墮落天使,不過是最低血統的血翼。墮落天使的身上,紫色的魔焰蒸騰著,一雙神光湛湛的眸子盯著逆和骨龍。

「藍階的螻蟻,乖乖成為我的養料吧!」血翼墮落天使很是高興,沒想到會遇到兩隻藍階的亡靈,這可是上好的養料!雖然藍階對自己的作用已經很弱了,但是有總比沒有強。

逆的心中高興,真的有獵物主動送上門了。骨龍分身開口了,「尊敬的紫階強者,我願意把自己的獵物讓給您,還請您放過我!」

紫階墮落天使冷哼一聲,「既然送上門來了,那你們兩個就都成為我的養料吧!能成為我的養料,是你們的榮幸!」

話音未落,紫階墮落天使便化作一道紫色的流光,向著二人撲了過來。

逆微微搖頭,本來還準備騙近身在發動攻擊的,看來這個打算落空了。

紫階墮落天使在空中化作一輪紫陽,無盡璀璨的紫芒爆發而出,照耀大地。

陡然,紫芒裂開。一道紫色的光刃覆壓數里,裹挾著天地威勢,向著逆落下。

紫階墮落天使緊隨而至,向著逆攻擊而去。

逆的神魂波動中掠過不屑,中正平和的一拳轟出。在這一擊中,他已經將戰技全部蘊藏在骨骼之中。

轟!

浩瀚的能量波動席捲大地,使得方圓十幾里之內的大地都微微沉陷。

逆紋絲不動,紫階墮落天使則是受到了重擊,身體宛若一個破麻袋般飛出。

身形閃動,逆才動了裂天九步,向著紫階墮落天使的頭上落去。

紫階墮落天使竭力反抗著,竟然也同樣掌握著戰技。就在逆的最後一步即將踏下,將紫階墮落天使的腦袋踩爆之時,紫階墮落天使突然開口了,「我有話說!」

逆的腳步一頓,「什麼話。」

「我是城中惡魔族勢力的長老,你不能殺我!」逆沒有廢話,一腳踏下。

嘭!

墮落天使的腦袋爆碎,化作四濺的**。逆將他的神魂之火收起,「你是什麼長老,關我何事。」

只不過,對方是墮落天使一族,身上應該有一些好東西才是。逆意動不已,開始了搜尋。

搜尋之下,逆還真的發現了一些驚喜。對方的身上,竟然有著一枚惡魔族徽章的存在!

將這名墮落天使煉化粉碎,逆將之融入了骨龍體內,使之骨龍化作了紫階的存在。

做完這一切,逆將自己的神魂歸一,駕馭著骨龍傀儡,向著山洞處趕去。

千里之外的冥城之中,惡魔府。

這個墮落天使家族的族長正在院中散著步,一道訊息突然傳遞進了他的腦海。

下一刻,這名族長的身上便蒸騰起了一輪皓月,竟然是凝月境的王者!這名王者自語著,「敢於擊殺我惡魔族的長老,當誅!」

山洞之內,月正在修鍊著,恢復著自己的實力。現在的她,和一名藍階的實力差不多,在這冥土之中很是危險。

只不過,月的心中卻對逆多出了幾分擔心。逆可是出去闖蕩了,可是逆僅僅有著藍階的實力,出了事情怎麼辦?

「昂……」就在這時,一聲高亢的龍吟在山洞之外響起。月的面色一變,這樣的龍吟,怎麼也是紫階的骨龍才能發出的!



閃身而出,月戒備的盯著骨龍。就在這時,大笑聲從骨龍身上傳了出來,「是我!故意嚇你的!」

看著從骨龍頭頂上跳下來的逆,月的神魂波動中傳出了一種名為沒好氣的東西。 夜晚,葉銘獨自一人駕車前往郊外木料廠,他沒要葉壯等人跟來,因爲今晚他得露出點底牌才能震懾住那些黑幫。

來到木材廠,葉銘走下車,早已有金沙幫的人在門口等着了。

原本下車的只有葉銘一人,但走出後卻有一位白衣女子跟在他身後,藍色頭髮,如同冰晶,這一幕讓守衛的人全都一驚。


今晚他勢必要收攏郡城這些黑幫,不過依靠他的實力顯然不行,所以他決定是時候動用莫凌雪這位神魄境的龍族天驕了。

在金沙幫的帶領下,葉銘走進廠房內,其內早已坐滿了人,各個凶神惡煞、其貌不揚,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實力還是有的!

葉銘掃視一眼,全場先天武者足有四十六位,至於小嘍囉倒是沒幾個,除了金沙幫幫衆在外面巡視,其他黑幫都沒帶人來。

也是,金沙幫這次事情鬧得很大,賦雲郡城每個黑幫勢力都通知了,光是光是先天武者就來了四十六。若是金沙幫敢出蛾子玩陰謀,這四十六位先天武者第一時間就會把金沙幫滅了!

這樣的情況,若是還帶小弟出來護航,那不是在搞笑嗎?若是這麼多先天武者都被殺了,那自己的那些小弟帶來也無用,反而讓其他老大笑話。

“葉少爺,全城黑幫我都通知了,那些大幫派沒來,但也都派了代表,您看…”金沙走過來通報,臉色露出忐忑。

葉銘點頭,他知道金沙幫實力不行,在賦雲郡城只能算上末尾,能請動這些大佬已經是非常不易了!

“就是你找我們來的?”一個後天巔峯武者坐在椅子上悠閒開口,還擺弄着自己的手指,姿態高傲無比,蔑視着葉銘。

“他是郡城第一幫派——青幫的代表。”金沙解釋,眼中露出忌憚。

葉銘對此點頭,並不在意,只是對莫凌雪淡漠開口“殺了!”



這一句讓所有人一愣,聽不懂其意思。

“找死嗎,混蛋!”青幫的代表怒吼,神色露出猙獰,他乃是大幫派代表,金沙見到自己都得恭維,這個突然出現的光頭居然敢這麼說話,簡直是對自己極大的蔑視,對青幫的不屑。

不過莫凌雪可不會聽他的話,曲指彈出一道冰刃,迅疾無比,空氣都被斬開了。原本還在怒吼的青幫代表直接屍首分離,鮮血澆紅地面。

全場又是寂靜,他們沒想到葉銘還真的說殺就殺,一點也不含糊!不過殺的人可是青幫的,難道他就不怕被報復嗎?

青幫?葉銘還真不在乎,今晚他要的就是鐵血手腕整合黑幫,要所有人都乖乖聽話,至於那些自以爲高人一等的大佬,只有一個字給他們——殺!

金沙也是擦汗,青幫是賦雲郡城第一幫派,先天就有十幾位,更有兩位先天三重天的高手。如今青幫的代表就這麼被殺了,肯定是會惹出天大的麻煩,搞不好金沙幫都會被滅掉。

“葉少爺,您這是…”他忌憚青幫,但葉銘這也不敢得罪,所以如今夾在中間,到有前狼後虎的忌憚。

葉銘的實力他可是見識過,最少也有先天二重巔峯,而還有一個黑人大疙瘩,絕對有先天三重天的實力,如今出現的白衣女子,光看其出手就知道更爲厲害,具體境界…不好說。

“不用擔憂,有事我抗着!”葉銘擡手打斷金沙的話,取出一把交椅直接坐在這裏,冷笑的看着在場衆人。

葉銘的笑容看得衆人心寒,剛纔這裏最強勢的一人可是直接被斬了,如今鮮血都已經快流到某些人腳下了,他們能不膽寒嗎?

“金幫主,這次是你叫我們來的,這事你得給我們一個解釋吧?”良久的沉默讓某些人受不了,一位大佬站出來質問金沙。

其實金沙此時也很焦慮,他知道今晚的事是不能善聊了,他只能祈求眼前這位葉少爺真有平息一切的實力。


見有人質問,金沙嘆口氣,開口準備解釋兩句,不過又被葉銘搶先了。

“有誰不滿可以站出來,我就放話了,今天我就是爲了整合地下黑幫,有不同意的人趕緊的!”

葉銘的話明顯激怒了衆人,所有人都露出怒火,有幾人還真起身站了出來,冷笑的看着葉銘,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

“還有嗎?”葉銘扣了扣耳屎,漫不經心看口。

葉銘這句話說出後又有五六人站出來,盯着葉銘,眼中露出兇殘。

一共二十一人,先天十九人,其餘後天巔峯的武者都是大幫派的代表,神色露出深深不屑。他不相信葉銘敢殺這麼多人,這簡直是在與整個地下黑幫勢力爲敵,而且他也沒那個實力殺這麼多人。

十九位先天武者,其中還有兩位先天二重天,這樣的陣容,就算先天巔峯的武者也不是說殺就能殺的!

“殺了!”看到沒有人繼續站出來,葉銘再次冷漠開口,臉上露出冷笑,這些人的心態他自然看得出來。

不過在他字典裏,可沒有“法不責衆”,無論多少人,皆殺之!

“你!”衆人怒了,葉銘這樣的態度與話語,簡直是沒將他們當一回事,赤 裸裸蔑視,這如何不讓他們憤怒?

不過莫凌雪卻不管他們,她原本就是龍族,一直和人族敵對的關係,殺的人族不知多少,多這麼幾個她完全不在意。

啾…莫凌雪還是曲指彈出一道冰刃,不過這次的冰刃足有三丈寬,劃過空間,連空氣都被凍結了,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寒氣襲身,不由大驚、不由恐懼。

“早就防着你這一手!”


一羣人低喝,早有準備,在冰刃出現時就釋放出靈力,同時調動天地之力形成屏障進行抵抗。

十九位先天武者的共同防禦,衆人能感受到整個廠房的天地之力都逆流了,形成了一道無形屏障,先天巔峯都難以攻破!

喀咔…

冰刃輕易切割屏障,聲響讓人毛骨悚然,屏障內防禦的人更是驚恐。集結全部人靈力的屏障居然無法抵擋絲毫,瞬間就被斬開!

噗噗噗…

鮮血噴灑,隨即在空中結冰,落地時已經變成一粒粒紅色的冰晶。

先前站出的二十幾人,無一例外全都被腰斬,屍體都瞬間被冰凍,這樣的結果看得其他人手腳冰涼,胸口上如同有涼水在沖刷,寒冷的感覺足以讓人窒息。

“還有不滿的人嗎?”葉銘的聲音打破平靜,驚醒所有人。

衆人看着一地的冰屍沉默了,在看向神色冷漠的莫凌雪時,他們已經能猜出這白衣女子的實力…

神魄境!只有神魄境纔能有如此恐怖的實力,先天武者絕對達不到這種威勢,簡直太恐怖了。彈指間滅殺十餘位先天武者…

“既然沒人搭話,那我就當你們全都默認了!”葉銘露出笑意,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在強大的武力下不得不臣服。

他原本並不是喜歡以武力壓人,不過這也要看是對什麼人。像對於城外那些四處劫掠的土匪,葉銘都是趕盡殺絕,將其當做葉家弟子練兵只用!

這種人死有餘辜,每人手上都沾滿了平民的鮮血,殺了就是爲名除害!雖然城內這些黑幫還沒有如此兇殘,但也都不是好鳥,殺一個少一個禍害,用武力讓他們臣服簡單快捷,而且他們也喜歡這種方式。

就在這時,有幾人偷偷的跑了出去,葉銘看到了,不過並不在意,他知道這些小嘍囉是回去通風報信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為鬼族徽章奮鬥

山洞之內,逆取出一團紫意盎然的神魂之火,遞給了月,「給你的。」

月接過神魂之火,神魂波動中掠過喜色。

在逆的守護下,月開始煉化神魂之火。整整三天之後,月的神魂之火恢復了熾烈的紫陽。

在這個過程中,逆驚訝的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月的身上,有自己需要的殘缺符文!

逆總感覺,自己的那招手印戰技是殘缺的,沒想到能夠在月的身上找到能夠彌補的一部分。

在月的配合下,逆將手印進行了進一步的彌補。彌補之後,手印的威力發生了又一次的飛躍。

逆驚喜的發現,蛻變之後的符文,竟然達到了地階!一般只有凝月境的王者,才會掌控地階戰技。

月夜。

山頂之上,逆和月並肩而坐。逆已經恢復成了人族的樣子,和月坐在那裡,頗有幾分般配之意。

月偷偷地看了逆一眼,發現逆仰望著冥月,不知道在想這些什麼。神魂之火一陣波動,月將自己的腦袋輕輕地靠在了逆的肩膀之上。

感受著月的舉動,逆的心中泛起一陣好笑。胳膊伸出,逆緊緊地摟住了有幾分羞澀的月。

清冷的冥月高懸在天際,月華流淌而下,將二人的身形籠罩。相互依偎著,逆開口了,「月,我也得到了一枚惡魔族徽章,我們出發,前去參加轉化儀式吧!」

月輕聲答應著,一邊的逆開口了,「離我們最近的那座冥城,裡面的惡魔族被我得罪了,我們需要前往遠方的那座城。」

第二天,逆帶著月出發了,駕馭著骨龍,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冥土之中。

二人離開之後,山洞中發生了詭異的一幕。只見一道身影在山洞中緩緩凝聚而出,化作逆的樣子,眉宇間和北辰宇完全一樣。

逆已經將藉助神秘符文,將自己的神魂分為兩半。如此一來,就相當於擁有了兩個逆,其中一個前往惡魔族,覺醒為惡魔,另一個則覺醒為鬼族。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