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骷髏笑道:“差不多了。”

蕭長風疑惑的道:“知道什麼?”

骷髏齜牙咧嘴一笑,只見他身上寒光一閃,九道不同的身影閃出,有巨大的長着翅膀的黑熊,有弱小的知了,也有人在,還有一個居然是蕭長風認識的天魔,蕭長風清晰的記得,天魔早在就死在了自己的手上,只是不知道爲什麼現在回出現在這裏,而那副骨架卻呆呆的立在一邊,毫無生氣。


蕭長風不解的道:“這是怎麼回事?他們,他們又是誰?”

青帝微微笑道:“你們自己做一個自我介紹吧。”

那九道不同的聲音相互點了點頭,道:“好的。”


天魔淡淡的道:“魔界天魔,我們見過的。”

長着翅膀的黑熊道:“妖界飛熊。”

“怪界知了。”

“鬼界周乞。”

“神界離珠。”

“佛界不動身。”

“人界蕭似海。”

最後那對緊握雙手的男女道:“仙界和合二仙。”

蕭長風大驚道:“傳說中的人物,你們,原來你們真的在,那萬年前的那場大戰……”對於這些傳說中的人物他雖沒有見過,天魔除外,其餘都是如雷貫耳,這些可都是他心中最崇拜的對象,萬年前的那場未曾露過面的絕世大戰,在各界之中可都是津津樂道的話題,這些人物對於蕭長風這樣的人來說只是一種傳說,現在傳說中的人物一下子全都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蕭長風都有了一種恍如做夢是感覺。

蕭長風左看右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神龍,苗鈴兒和他一樣,一副完全傻了的樣子,蕭長風喃喃的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叫蕭似海的道:“莫急,我會慢慢告訴你的。”

聽到他的聲音,蕭長風驚奇的道:“你,你不就是……”在陪伴他的日子裏,這就是骷髏的聲音,蕭長風怎麼都不會忘記,現在這蕭似海一開口,蕭長風更是激動難明。

蕭似海笑道:“我就是你口中的那個前輩,嘿嘿。”在骷髏第一次開口說話的時候,蕭長風曾叫過他前輩,事隔如此之久,骷髏依然還記得。

蕭長風鼻子一酸,他想起了以前和骷髏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想想以後再也沒有了這樣的機會,不由的鼻子一酸。

蕭似海笑道:“不要傷心,相聚是緣,緣盡即散,一切合乎天道,只要記得曾經的日子,一切就已足夠。”

蕭長風點點頭,深吸一口氣,平穩了一下情緒,道:“請前輩爲長風說明一切,長風心中謎團實在太多了。”

蕭似海笑道:“嗯,會的,你聽好就是了。” 木家家主的笑容僵在臉上,表情都沒來得及變換,自己一方除了自己就沒有站着的人了,悲傷和恐懼來不及顯在臉上,心裏面一萬匹草泥馬在怒吼:不~可~能!

“木家主,現在可以談了吧?”雲飛連看都沒看地上的人,笑着對木家家主說道。

“談、談、談什麼?”木家家主還沒回過神來,剛剛發生的一幕好像是做夢一樣,這樣的結局正是自己所料到的那樣,但是爲什麼失敗的一方卻是自己?木家家主下意識地不想接收如此殘酷的現實。

“木家主不是喜歡用木家的方式談生意嗎?我已經滿足你了,現在可以談了吧?”雲飛說道。

“你!”木家家主反應過來後又怒又怕,想說狠話,又怕自己這條命交待在這裏,可是心裏又咽不下這口氣,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木家主,我不希望有下一次,否則,我不介意讓木家在石頭城除名。”雲飛平淡地說着紅果果的威脅話語。

立足未穩,雲飛不想將石頭城的水攪混,留下木家家主一命,權當警告了,如果他再不識趣,那就用木家的方式,將木家剷除吧。

說完話,雲飛帶人繼續上路,這樣無驚無險的小插曲,阻擋不了雲飛的發財大計,可是,看着雲飛等人云淡風輕地離去,木家家主顯得失魂落魄,好端端的一件報復之旅,轉眼間就成了送臉給人打,在看看地上躺着翻來覆去的護衛,耳中聽着各種慘嚎,心裏煩躁不已。

厚土城,據佟華順傳來的消息說,這裏盛產糧食和木材,民間傳說,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掉落一塊息壤,使得這裏土地變得肥沃,莊稼長勢喜人,而且,地下繁衍出各種類型不知用途的土壤石塊,厚土城因此得名。

不光是莊稼長得好,各種植物也很茂盛,就拿樹來說,一般一棵樹要長個十年八年才能長成,可是在厚土城,一年至少頂三年,兩三年的功夫,小樹苗就能長成參天大樹,不得不說厚土城太神奇了。

進了厚土城,找了間客棧住下,然後雲飛就將破軍小隊撒了出去,該打聽的打聽,該勘察的勘察,這樣的事不用雲飛親自去做。

之所以親自帶隊來厚土城考察,一來是雲飛覺得厚土城挺神奇的,二來也是想來看看這麼神奇的地方,會不會有特別的發現。

秦嶽帶人出門了,留下兩個士兵陪着雲飛在厚土城閒逛,乾東大陸商業繁榮,在厚土城也不例外,不但小攤小販多,而且商品種類繁多,不少都是雲飛從來沒見過的東西,加上厚土城特殊的地理環境,稀奇古怪的玩意兒着實不少。


雲飛搞不明白這些東西的用途,一股腦兒地把不認識的東西都買下,準備帶回去讓研究院的那幫人鼓搗去。

兩個士兵身上掛滿了各種包袱,雲飛卻逛得意猶未盡,準備再買些東西就會客棧了,可是在一個地攤上遇到了一件讓雲飛大吃一驚的東西。

似絹非絹,似布非布,看樣子是有些年頭了,雖然陳舊,但並沒有損壞,可是這都不是關鍵,關鍵是布絹上面寫着的字居然是地球上的篆文。

上大學的時候,雲飛也涉獵過篆文,所以能一眼就認出來,甚至能看懂上面的篆字,這是乾元大陸,怎麼會出現地球上的文字?這怎能不讓雲飛吃驚?!

雲飛臉上的表情沒有逃過小販的雙眼,知道雲飛對這塊“布”感興趣,當雲飛提出要購買的時候,硬是將價格提了四五倍,可是這都不是問題,雲飛到乾東大陸來,主要的目的就是爲了雪中行所說的上古典籍,而這塊布絹顯然比雪中行所說的上古典籍更老,這點小錢實在是微不足道。

買下布絹後,雲飛心情大好,也沒有再逛下去的興致了,帶着人直接返回客棧,一頭扎進自己的房間開始研究布絹上面的文字。

“仙道••壞,餘來••••已近千年,•••••餘歲不多,••••有緣人••••••,恨••••••”雲飛逐個字看着,很多篆字不認識,有些字跡已經模糊不清了,但是從認識的聊聊十幾個字當中,依然感受到不可思議。

“仙?真的有仙?這也太扯淡了吧?”雲飛呢喃了一句。

雲飛躺在牀上開始胡思亂想,在地球的時候,雲飛可是無神論者,什麼神仙鬼怪,雲飛只當虛構,如今到了乾元大陸,特別是乾東大陸,對於仙的傳說一直有人在傳着,況且,自己能靈魂穿越到這裏,也是讓雲飛百思不得其解,莫非真的有仙?甚至有輪迴轉世之說?

••••••

直到夜幕降臨,秦嶽來房間敲門的時候,雲飛才從遐想中回過神來。

佟華順的消息沒有錯,只一天的功夫,秦嶽等人就在不同地方找到了製作瓷器所需的各種材料,等着雲飛拿主意,不過如今雲飛的心思已經不在這上面了,讓秦嶽自己看着辦,選址完後就可以建窯生產。

將一切事務交給秦嶽全權負責,雲飛又在厚土城逛了半天,沒有更多發現,經過布絹一事,雲飛更迫不及待地想將雪中行家的上古典籍弄到手。

在厚土城待了兩天時間,雲飛帶了一個小隊的破軍士兵返回石頭城,其餘的人在秦嶽的帶領下負責厚土城的瓷器生產,臨走時,雲飛告訴秦嶽,回石頭城後會派人來協助,生產出來的瓷器直接交給厚土城的四海商會就成。

雲飛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鏡子和瓷器已經可以穩定獲取收入,但是這還遠遠不夠,這次回石頭城,雲飛準備跟四海商會談一談,看看能否貸點款。

乾東大陸好像沒有集市,只要有空地,就能見到小販,雖然商品種類豐富了,逛街倒是不錯,可是要有目的地尋找特定的商品卻是不方便,雲飛覺得商場計劃大有可爲,玻璃、水泥和磚頭都有生產條件,只要有地,就可以建商場了,而有了商場做樣板,房地產開發也會順利開展。

回到石頭城後,雲飛沒有停留,直奔石頭城的四海商會,現在石頭城的四海商會是王強的朋友冬子掌管,冬子大名叫韓冬,對雲飛也很熟悉,雲飛一登門就收到冬子的熱情接待,沒辦法,誰讓雲飛是四海商會的財神兼冬子的貴人呢。

雲飛讓冬子傳消息給佟華順,讓他帶着四海商會能做主的人親自來石頭城一趟,有大生意要談,冬子的臉上笑容更盛了。

半個月後,出乎意料的,佟華順孤身回到石頭城,看來佟華順混的不錯,起碼可以做主了,這種情況,雲飛當然喜聞樂見,畢竟跟佟華順熟絡,談生意也更容易些。

雲飛的意思是,希望四海商會預支一大筆銀子,雲飛這邊用鏡子和瓷器等償還,這邊還沒有利息概念,如此要求本身無可厚非,按現在的出貨量,最多一年就能還清,但是有一點,中途雲飛攜款跑路怎麼辦?這可是涉及到信用和信任問題。

雲飛沒有多說保證的話語,更沒有什麼產業能用來抵押的,只是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然後就這麼看着佟華順,佟華順也是沉默着看着雲飛。

這種要求,按雲飛的前世來說不算什麼,也就是風險投資或者說信用貸款,但是擱在乾元大陸,除非知根知底,抑或親戚朋友,很少有這種情形發生,這需要當事人有眼力、魄力和勇氣才行。

良久之後,佟華順同意了雲飛的請求,這筆交易對四海商會沒有實際好處,而且佟華順也承擔了極大的風險,之所以做了這個決定,還是因爲雲飛的權重在那擺着,也是有較好雲飛的心思,更關鍵是,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接觸,佟華順不認爲雲飛是那種攜款而逃的人,當了那麼長時間的掌櫃,這點眼力佟華順還是有的。

能爭取到這筆“無息貸款”,還是在雲飛的意料之中的,但是佟華順連問都沒問雲飛要這筆銀子幹什麼用,雲飛還是有點意外,這個情,雲飛領了。

目的達成後,雲飛就跟佟華順說了下瓷器窯的建設進展以及瓷器的特點和展望,又簡要說了下銀子的用途,商城概念也稍微提了一下,這讓佟華順忐忑的心徹底平靜了,心裏美滋滋地誇着自己多麼多麼的幸運和英明。

有了錢,事兒就好辦多了,剩下的就不用雲飛親自出面了,王強將事情辦得妥妥的,值得一提的是,木家家主帶人截殺雲飛失敗的事不知怎麼的被傳了出來,再加上雲飛這段時間迅速崛起,讓雲飛顯得更神祕了,未知的總是可怕的,即使非常眼紅雲飛的船隊和鏡子技術,也沒人敢動歪心思,起碼目前是不敢,所以,當王強帶着足量的銀子,要用市價購買雪家遺址時,出奇地順利。

買賣談成了,房子還不能立即交付,至少得給人家搬家的時間,但是爲了保險起見,合同上特別寫明,只能帶走地表可移動的東西,不能損壞房屋結構,即使如此,雲飛還是有些忐忑,期待雪家的地下倉庫沒有被發現,雪家的所謂上古祕籍還在。 蕭似海指了指身後幾人,淡淡的道:“在萬年前,我們的修爲就已經達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那時的我們幾個都是這世間一等一的高手,我們那時的神通都可以窺視未來,在那個時代,我們可以說的一個真正的高手,就在我們幾個一起窺視未來結局時,發現了一個天大的陰謀,居然有人想要顛覆九界,掌控九界的生死。”

蕭長風聽的微微心驚,他其實已經知道,這想要顛覆九界之人定是那盤生大帝,這世上除了那盤生大帝之外,還有誰會有如此大的神通,只是蕭似海一干人居然也都可以窺視未來,那那時他們的修爲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這驚世駭俗之輩,每個人都可以掌控一方天地,雖然蕭似海說的很是輕描淡寫,不過,蕭長風還是深深的感覺到了他們那時的強大,苗鈴兒和神龍則是一臉崇拜的看着蕭似海等人,唯一沒有反應的則是青帝以及他的下屬青鸞和木易,青帝可能早就知道了這一切,而木易和青鸞也許是和青帝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受到他的影響,心境已經不一樣了。

蕭似海接着道:“在那時,我們都以爲自己纔是這世間絕對的高手,在心高氣傲之下,我們就想要去找那人一絕高下,只是在走前,我們其中任何一人都無法推算出那人的身份和修爲來,在大驚之下,我們九人不得不合力推算,當我們知道結果的時候,我們也震驚了,對方居然是一位毫無記載的混沌高手,其修爲絕不在元始天尊之下,漸漸的我們還推算出他的藏身位置,慢慢的,我們也就知道了事情的一切,在我們都耗盡大量修爲之下終於知道了那個的身份,他就是魔道的最終創始人盤生大帝,這天地間,恐怕也就只有他纔敢顛覆九界,也只有他那樣的修爲,他的修爲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能企及的,修爲到了我們這般地步,已經不在乎天地由誰掌控,或許在這片天地之間生活的時間太長,我們對這片天地有了很重的感情,現在聽說盤生大帝要來破壞,我們怎麼都不能答應,只是我們的修爲遠遜於他,根本就無法與其對抗,爲了能夠可以阻止盤生大帝,我們不得不想到一個折中的辦法,那就是重創於他,讓他暫時停下顛覆九界的陰謀,好讓我們有時間阻止這一切。”

“我們利用大法力,撕開了混沌界之路,在那裏找到了盤生大帝,一場大戰之後,我們終於完成了使命,事情也按照我們預先定好的軌跡運行着,盤生大帝被我們重創之後,也不得不重新沉入睡眠之中,我們匆匆回到各界,穿越到過去,蒐集齊有關盤生大帝的一切因果,而你卻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


蕭長風一愣道:“我?我不是太極天皇大帝陛下塑造的嗎?難道那時你們就已經知道了我?”

蕭似海淡淡的笑道:“不錯,一切都在我們的計劃之中,你的出現也省下了我們不少的事,其實在盤生大帝沉睡的日子裏,他矇蔽的天機也稍微泄露了一些,九界之中向來就不缺驚世駭俗之輩,他們也都一一推算到了盤生大帝想要顛覆九界之事,那時,想要對付盤生大帝的就不止我們幾個了,我們蒐集的是盤生大帝過去的因果,而人界的邋遢道人、玄極子、鬼界的崔府君前輩,佛界諸佛都已經在蒐集這一切因果,而他們蒐集的卻是盤生大帝的現在因果,而他的未來因果已經有人去搜集了。”

苗鈴兒驚聲道:“我師傅?”

蕭似海點點頭,道:“不錯,你師父的修爲絕對很高,他早我們一步,居然想到了天地五帝,以五位陛下的修爲即使抗不過盤生大帝,也可以讓他有所忌憚,而仙界的太極天皇大帝塑造出的長風卻是整個因果的重要環節,沒有你的出現,這些因果不會這麼容易聚集到一起。”

蕭長風道:“那晨兒呢?他到底是不是魔尊?”

蕭似海笑道:“晨兒就是晨兒,他與魔尊沒有任何關係,可憐魔尊一直以爲自己就是晨兒,卻不知在混沌大神的矇蔽之下,他是一直寄生在晨兒的身上而已,在他毀滅之後,他都不知道,其實他也是我們對付盤生大帝的一個環節罷了。”

蕭長風一愣,道:“魔尊也是對付盤生大帝的一個環節?”

蕭似海笑道:“不錯,魔尊是對付盤生大帝未來因果的重要一環節,沒有魔尊的出現,對於能否滅掉盤生大帝還是一個未知數,更何況,魔尊還給予我們很好的骨架。”

蕭長風順着蕭似海的目光望過去,疑惑的道:“那是魔尊的骨架?”

蕭似海點點頭,笑道:“這世上還有誰的骨架有他的完美的,魔尊一直都以爲是這幅骨架束縛了他的修爲進展,卻不知道,這副骨架會帶給他意想不到的好處,只是他不知道罷了。”

蕭長風道:“我知道了,怪不得在魔界時晚輩可以打敗天魔前輩,原來這都是各位前輩在演戲,害的晚輩還得意了好一陣子。”想想那時在魔界中,自己和天魔大戰了好長時間,那時,自己幾乎所有的絕技都用盡了,還是奈何不了天魔,最後還是骷髏收拾了殘局,想想都汗顏,自己有一段時間還在骷髏面吹噓過自己怎麼怎麼厲害,原來只是幾位前輩在逗自己玩罷了。

像是看出了蕭長風的心聲,蕭似海笑道:“其實那時我們也是爲了做戲給盤生大帝看的,好讓他掉以輕心,畢竟那個時候半點馬虎不得,若是讓盤生大帝看出半絲端倪來,所有的一切定會前功盡棄。”

蕭長風終於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他想了想,道:“那玄極子前輩和邋遢道人呢?他們是不是真的已經……?”

蕭似海嘆了口氣道:“沒辦法,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路,至於你的兄弟王恆和楚酒也是一樣,他們所要走的路都是他們在轉世之前選好的,不過你放心,那兩個小丫頭都還活的好好的,只是她們暫時不宜露面罷了,要不然盤生大帝定會以她們來要挾你,嗯,最近魅姬好像要生了,在大戰魔尊之前她沒有告訴你,是怕你分心,這小丫頭其實真的很好。”

蕭長風被蕭似海這一說,頓時就能被唬的一愣一愣的,魅姬和小狐狸居然都沒事,而且魅姬居然要生了,不對,魅姬要生了,蕭長風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他好像和魅姬有過合體之緣,好像是在妖界之中,那時他和魅姬在大戰時成就了好事,怎麼一下子就懷上了,蕭長風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蕭似海笑道:“放心,那絕對是你的孩子,魅姬在沒認識你之前名聲是不怎麼好,不過在遇到你之後,她就已經對你一心一意,這一點沒有半點可以懷疑的。”

蕭長風正聲道:“我當然相信魅姬,只是這消息來的有些突然,我有些不習慣罷了,嘿嘿,嘿嘿……”說到最後,他竟然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神龍大聲道:“小子,那就恭喜你了,哈哈,想想都替你高興。”

蕭長風點點頭,向蕭似海道:“我現在可不可以去看看魅姬和絮葉。”

蕭似海搖搖頭,道:“不可,你要是泄露了她們的行蹤,對你是一種傷害,對於她們更是不可想像的結局。”

蕭長風暗歎了一口氣,道:“那就算了。”

蕭似海笑道:“不過你放心,很快你們就要見面了,等我們一起顛覆了盤生大帝之後,你就可以回去和她們團圓了。”

蕭長風暗握拳頭,道:“放心,只要我們齊心合力,就一定可以顛覆盤生大帝,雖然說這是太初時期的一場大劫難,勝算也只有五五之數,不過,我們人多,一定可以壓倒盤生大帝,而且,我聽太元聖母說,盤生大帝根本就不敢離開神界半步,因爲元始天尊等人隨時可以破除他的封印,既然盤生大帝出不了手,那剩下的就好辦多了。”

蕭似海和青帝同時笑道:“好,不愧是有前途的高手,看來,盤生大帝的期數將盡。”

蕭似海笑道:“你現在還有什麼不明白要問我的嗎?”

蕭長風點點頭,道:“我一直在懷疑一個問題,各位前輩當初還是長風的戰寵骷髏的時候,用的好像是人界裏傳說已久的‘重生加極大法’,到底是不是真的?”

蕭似海笑道:“不錯,的確是‘重生加極大法’。”

蕭長風道:“那不是已經失傳了嗎?幾位前輩是怎麼找到的?”

蕭似海幾人對望了一眼,大笑道:“以我們的修爲,想要什麼神功祕籍沒有,哈哈哈……”

蕭長風心情大開,壓抑在自己心頭的一切都已經解開,就算還有不明白的,那也要等到以後再問了,他隨即大笑道:“好了,我的問題已經問完了,現在我就去魔界找黃鳥,趕快找到黃帝,聚齊五行之氣,好好的鬥一鬥那盤生大帝。”

青帝突然道:“慢着。”

蕭長風微微一愣,道:“前輩還有什麼吩咐?”

青帝淡淡的道:“你此去魔界可謂是困難重重,一定要加以小心。”

蕭長風道:“有什麼危險的,我去過魔界,現在的魔界除了那魔霸天可怕一點外,其餘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