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已註冊。”

“王偉。”

“恭喜你,創建成功。”

“我去,這麼奇葩的名字都被註冊了,我的真名居然還沒被註冊?這是在告訴我,我的名字比我要代表月亮消滅你888這個名字還少人想用嗎?逗我呢這是。”

我暗暗吐槽了幾句,然後開始翻閱刺客聯盟的各種規定,看完之後忍不住說道:“世上竟有如此囂張的***站?小說裏的那些殺手組織哪個不是神祕感、嗶格十足的,哪有這種明目張膽生怕別人不知道它在搞暗殺的組織,而且知名度極高,註冊又簡單,小學生也能牛嗶轟轟地說自己是一名殺手吧。”

我雖然嘴上不斷在吐槽這個殺手組織,但內心十分佩服這個殺手組織的創始人,因爲這個人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而且很可能是全球最強的黑客或者黑客的老闆。

相比起一些動不動就收10~20%佣金的殺手組織,5%的提現費簡直就是殺手的天堂,而且佣金還可以直接用於購買物品,不提現的話相當於0抽成。光是這一點就吸引了幾乎全球所有的殺手使用這個平臺,刺客聯盟殺手無數,僱主還有什麼理由不在那裏發佈任務?而且7天后還可以撤銷任務,只是收取5%的手續費,這麼人性化的設定,還有誰?

刺客聯盟從中獲取的利益,提現費和手續費還是其次,最可怕的是充值的金額和提現的金額一進一出的時候,刺客聯盟平臺裏將擁有一大筆的閒置資金,這就是資金流。無論這個創始人是一個黑客也好,一個財團老總也好,利用這資金池去創造更大的利益一點難度都沒有。法律監管?網站封不了,人抓不着,怎麼監管?黑客入侵?別鬧好嗎?人家就是最強黑客了,這就是爲什麼刺客聯盟從2008年開始,一路走來,一帆風順的原因了。


我一邊暗暗佩服刺客聯盟的創始人,一邊來到了華夏的懸賞板塊,看到了“按佣金排序”、“按時間排序”、“按熱度排序”,點擊“按佣金排序”後,看到了一排排金額大得嚇人的懸賞金額:

(單位/國際幣,1國際幣=7.02華夏幣)

第一名,魂殿殿主,大長老,紫魄後期修煉者。歷史懸賞累計11億6千萬餘,任務接受次數3千餘,死亡率92.8%,溫馨提示:勿點。

第二名,天國國王,龍敖天,S級外放型異能者。歷史懸賞累計8億2千萬餘,任務接受次數6萬餘,死亡率71.6%,溫馨提示:慎點。

第三名,古盟盟主,司徒摘星,藍魄中期古武者。懸賞累計3億8千萬餘,任務接受次數2萬餘,死亡率63.7%,溫馨提示:慎點。

第四名,龍組組長,牛二,S級強化型異能者。懸賞累計2億1千萬餘,任務接受次數6千餘,死亡率14.2%,溫馨提示:慎點。

第五名…

我粗略地看了一遍,震驚道:“我的天啊!大長老的懸賞金額居然有11億多國際幣這麼多,雖然是歷史累計,也很嚇人了。刺殺死亡率還這麼高,以前雖然知道大長老厲害,但這也太誇張了吧。這華夏聯盟的四巨頭懸賞都這麼高,應該有不少是國外的對頭髮的吧,嗯,我來搜一下關於我的懸賞。”

“哦,找到了,凌魂觀弟子,王偉,小興三中學生,疑似魂殿副殿主親傳弟子,修爲赤魄後期。歷史懸賞金額125萬,任務接受次數7,死亡率0%,溫馨提示:快點。

我去,這個快點是什麼鬼!還有這個,居然還可以直接查看接收任務的殺手資料,能不能尊重一下殺手的隱私啊你們?

我來看看啊,這7個接了任務的殺手中,等級最高的是:國產靈靈漆,A級殺手,殺手積分652萬餘,擅長,槍械。我去,這也太詳細了吧,還有其他殺手的資料也可以隨時查看,逗我呢這是?刺客聯盟的創始人絕對是個惡趣味十足的變態啊,現在基本可以確認那晚刺殺我的就是這個靈靈漆了,要馬上聯繫月月才行。”

“月月,收到我這條通訊後立馬和我視頻通訊,有重要事情跟你說。”

不一會兒,假王偉發來了視頻通訊請求,我點開之後看到了全身赤果果的自己,沒好氣地說道:“月月,你現在用的可是我的身體啊,能不能注意一下影響?”

“我可是好不容易纔餵飽你那幾位娘子,偷偷跑出來聯繫你的,哪有時間穿衣服,有事兒趕緊說。”

“那我就長話短說吧,你已經被刺客聯盟的殺手盯上了,你現在趕緊聯繫胡途和馬亥,讓他們兩一起研究一種可以自動抵擋高強度能量攻擊的隨身防護罩。再聯繫楚楠和小靈通,讓他們在小興區內加派暗哨,時刻留意可疑人物。防護罩研究成功之前,萬事小心。”

“嗯,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對了,這幾天和我的幾位娘子相處得怎麼樣?還習慣嗎?”

“習慣得不能再習慣了,我都捨不得和你換回去了,要不咋們就一直這樣子吧。”

“是嗎?我最近發現啊,你這副身體每天晚上都會寂寞空虛冷啊,我在想到底要不要隨便找個男人解決一下生理需求好呢?”

“你敢?!”

“開玩笑的啦,我怎麼捨得讓別的男人碰你的身子呢,我已經把小黃瓜都準備好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你…你別亂來,大不了我…我明天找機會溜出去幫你解決吧。”

“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到時眼鏡聯繫,我得回去了,待會兒你的幾位娘子又要餓了。”

“要好好相處噢,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嘿嘿。”


週日的下午,假王偉來到魂殿研究中心帶走研究好的防護罩,離開實驗室後便偷偷來到了張彩兒的宿舍和我進行幽會。張彩兒現在每天放學就回到我別墅裏修煉,學校分配的教師宿舍單間就空了出來,成了我兩的最佳幽會地點。

一頓水**融過後,我兩商討了一個作戰計劃,晚上10點左右,假王偉和幾位娘子一同離開了別墅。一路漫步,最後來到了鳳凰村的一個小公園裏,打起了雪仗。俊男美女,在公園柔和的燈光下嬉戲打鬧,就在假王偉掏出筆墨紙硯,專心致志地爲幾位娘子作畫的時候。

一道熟悉的亮光朝着假王偉的身後疾射而來,眼看就要被射中,一個能量防護罩出現在假王偉的四周,和亮光接觸後發出滋滋的聲響。

於此同時,一道藍色的閃電從公園草叢裏飛射而出,直指剛纔那道亮光的光源。化身閃電的我一瞬間便來到了一座酒店的樓頂,看到了一把長長的能量***,隨後化身無數閃電,擴散到方圓300米內的所有空氣中。

每一道閃電都依附着我的魂力,感知着附近所有人的體魄魂力變化情況,綜合評估,最後找到了一個嫌疑最大的人。所有閃電匯聚到一起,一瞬間出現在了嫌疑人身前,看着眼前的嫌疑人,我驚訝道:“是你?”

“你是誰?你認識我?你爲什麼突然阻擋我的去路?你是剛纔那個潛逃殺人犯的同夥嗎?不許動,否則我開槍了。”

一個與我有過一面之緣的女警察,出現在我的眼前,拔出手槍,氣喘吁吁地說道。 我一邊把定位發給假王偉,一邊開口道:“我叫李月月,是天國的成員,正在追蹤一名殺手。”

郭芷靈收起能量手槍,打量着眼前這位大美人,說道:“雖然你是天國的人,但也不代表你可以隨意阻攔我逮捕逃犯,還有,咋們好像不認識吧?”

“我聽我男朋友提起過你,他說你是一個正義感十足的美女警察,好像叫郭…什麼靈來着,我忘了。”

“郭芷靈。”

“對,就是這個,不知道正義感十足的郭警官,爲什麼要當一名殺手呢?”

“你什麼意思?什麼殺手?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我的閃電異能有多快,我非常清楚,從狙擊手出手到我趕到狙擊地點,用了大約10秒。隨後我又用了2秒,感知了天台上的能量波動痕跡,一無所獲。

排除了殺手利用異能、魄力、能量飛行道具離開現場的可能性之後,我化身閃電感知了方圓300米內所有人的狀態,發現了體力、魂力消耗極大的你。

如果說體力的消耗還可以用追兇來解釋,那麼作爲一個非修煉者的你,魂力的消耗該如何解釋?真相只有一個:在狙擊的時候損耗了大量魂力的你,利用降落傘或者滑翔翼之類的工具逃離現場,來到了酒店附近的小巷裏假裝追兇。這樣不但能掩飾體力消耗的真正原因,還可以躲開酒店內的監控和護花集團的對空監視,我說的對嗎?國產靈靈漆。”

“精彩,精彩,不得不說你的想象力非常豐富。但是,這貌似不能成爲你冤枉我的理由吧,這只不過是你毫無根據的猜測罷了。”

“真的要我拿出真憑實據你才死心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還得去追逃犯,麻煩你讓一讓。”

“彆着急,真相馬上就揭曉,怎麼能半途離場呢?”

“你還想怎樣?”

“我要脫掉你的衣服。”

“你…你鬧夠了嗎?你再這樣無理取鬧,我可不管你是天國的人還是哪兒的人,也會把你逮捕的。”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決定你就是殺手的關鍵證據就在你的胸上。只要把你的衣服脫掉,謎底自然揭曉,你敢脫嗎?”

“你…”

“一個出色的狙擊手,爲了一次完美的狙擊,常常需要在一個狙擊點長時間趴着不動,尋找最佳的出手時機。如果我沒猜錯,你傲人上圍的下半球由於長時間的擠壓,血液不流通的情況下,如今已經變得紅彤彤了。

你可別跟我說這是追兇追成這樣的,除非那位兇手在逃跑前和你做過什麼羞羞的事,跑步也不可能跑出一半紅一半白的雙峯的,因爲你穿得是保守型的內衣。我現在只需要一個電光球砸過去,你的衣服就會一瞬間化成灰燼,到時候,我看你還有怎麼抵賴。”

“你…你別亂來,我…我承認了,我就是那個殺手。”

“好大的膽子,竟敢刺殺我的男朋友,說吧,你想我怎麼處置你?”

“從我當上殺手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做好了被殺的心裏準備,但我不甘心,未能親手殺死王偉這個人渣。”

“喂喂,你這樣當着我的面說我男朋友的壞話,真的好嗎?。”

“你醒醒吧,王偉這種人渣,不值得你愛的。現在被你抓到了,要殺要剮隨你,但我希望你好好看清楚王偉這個人,別誤了自己的一生。”

“我可以問一下,王偉這個人,有什麼不好的嗎?怎麼你好像很恨他的樣子。”

“呵呵,他在你們面前當然是個好得不行的男人,年少多金、有勇有謀,但你們都被他騙了。這個人不但強推未成年少女,被捕入獄後還串通其他罪犯一同越獄,之後又劫走我們局長,威脅他取消通緝。

仗着自己凌魂觀二長老親傳弟子的身份,不但強搶德爾幫,還欺壓所有和他作對的人,奸銀擄掠、無惡不作。而且這個人還極其好色,包括你在內已經有4個女人落入他的魔抓了,這種禽獸,人人得以誅之。”

郭芷靈話音剛落,小巷裏響起了陣陣笑聲:

“噗,笑死我了,哎呀呀,不行了不行了。”

“夫君你居然幹了這麼多壞事,我們都不知道呢,哈哈。”

“這妹紙太逗了,哈哈…”

不知道什麼時候,假王偉就已經帶着衆女來到了小巷裏,聽完郭芷靈對我罪行的批判,衆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郭芷靈聽着周圍傳來的笑聲,莫名其妙道:“你們…在…笑什麼?”

最先緩過來的我緩緩說道:“我來告訴你我們在笑什麼吧,因爲你擺了一個大烏龍啦。王偉強推未成年少女的案件是被人陷害的,那些證據都是捏造的。越獄也只是出於戰略需要,他只是不想打草驚蛇而已。劫走局長是因爲他參與了陷害王偉的行動,爲了找出幕後主使者,才這樣做的。

德爾幫的產業本來就是理查德搶來的,王偉打倒理查德,接管德爾幫,也很合情合理吧。現在德爾幫的工資都是王偉發的,福利好的很呢,那些員工恨不得王偉多搶他們幫幾次呢。至於王偉好色這一點,你倒是對的,但不是我們落入他的魔抓,而是他落入了我們的魔抓,嘿嘿。”

郭芷靈雙手捂住耳朵,用力地晃着小腦袋,大聲喊道:“你騙人,你騙人,我不聽,我不聽。”

“這位警官估計一時半會兒緩不過來,幾位娘子,咱們回家吧。”假王偉拖起衆女的小手,玩別墅方向走去,一路上衆人說說笑笑,但我總感覺氣氛十分詭異,有一種暴風雨前兆的感覺。

果然,別墅的門一關,假王偉就被蘇、張、黃三位娘子按倒在地。

“說,爲什麼李月月對你的瞭解這麼深,你們都到什麼地步了?”

“我早就感覺夫君在外面有人了,果然如此,嗚嗚嗚。”

“沒想到真的讓娜娜說對了,我估計籃球比賽的那天,你倆就勾搭上了吧,可以啊。”

衆女不斷採取語言上和行爲上對假王偉的制裁,場面一發不可收拾,我則在一旁捂嘴狂笑。假王偉實在招架不住,只好使出了必殺技,大聲說道:“我招了,其實我不是真正的王偉,真正的王偉在那裏哈哈大笑呢。”

我的笑聲戛然而止,因爲此話一出,三女齊刷刷盯住了我,臉色陰森可怕到了極致。

張彩兒微微一笑,說道:“雖然夫君的一舉一動和平時一模一樣,但有一樣東西是做不了假的,那就是愛。還有,夫君之前解釋說扳手上的紋身被他用功法隱藏了,那時候我就開始懷疑了,因爲皮卡丘講過,祛除紋身只有兩種方法。

其實,應該還有第三種方法,那就是靈魂轉移到別的軀體裏。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李月月的身上應該有皮卡丘的印記,咋們把她的衣服扒了,就知道真相了。”


我笑道:“喜歡扒就扒吧,反正這又不是我的身體,哈哈。”

“看,她的那裏果然有紋身,這個纔是真的夫君。”

“啊?夫君怎麼變成女人了?那我們幾個怎麼辦?”

“這個小妖精的身材果然好得不行啊,嘖嘖嘖,怪不得夫君會出軌,恐怕是早就覬覦人家美色了吧。”

我翻身抱着衆女,笑道:“哈哈,幾位娘子,好久不見,這幾天和月月相處得還好嗎?聽她說,你們修煉得挺開心啊。”

“換了身體也不跟人家說,哼,不理你了。”

“幾位娘子,聽我解釋,我都是有苦衷的,事情是這樣子的…”

“那…你們還能換回去嗎?”

“皮卡丘說讓他恢復一下就可以換回去了。”

“有沒有辦法提高皮卡丘的恢復速度啊?以前是不知道所以無所謂,現在知道了,總不能還和李月月一起修煉吧,總感覺怪怪的。”

“辦法當然有啊,增加雙修的時間,就可以了。”

“你現在都變女人了,還怎麼雙修啊?”

“吶,這麼大一個男人在這裏,你們看不到嗎?”

“你等會兒,咱們三個商量一下。”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